• <dd id="y33u4"></dd>

        首頁 新聞資訊 新聞資訊 葉毓山藝術研討會上的發言—李占洋

        葉毓山藝術研討會上的發言—李占洋

        (本來沒想發言,全國雕塑年會高手云集,輪不到我說話,因驚獲葉老師病重,便搶了發言機會,有
        感而發說了兩句,以表我對葉老師敬重之心。 由于沒準備,發言時語無倫次,忘記很多值得回憶的事
        情,此文字稿是發言后補充整理出來的.)
        我二十五歲來川美當老師,至今已二十有二年了,我是踏著川美諸多前輩們的足跡一步一步走到今
        天 很多老先生也在我從青澀走向成熟的路上對我指教頗多,各位前輩都值得我敬仰,但最讓我敬重
        的有三位先生,第一位是郭其祥先生,他是老主任,他已經不在了,永遠懷念他。 我剛來川美時經常
        跟他促膝而談,他給我講雕塑,講川美的歷史,講人生的曲折。 我當時問他:"當年川美派那么多人
        去北京參加蘇聯專家班,深造回來都取得巨大成就,您為什么不去?"他笑著對我說: "我是當家人
        呀,當家人哪能走呢?"我敬重他以雕塑系為家,他是心懷雕塑系的當家人。
        第二位是葉毓山先生,我沒有緣作葉老師學生,我是魯美畢業的,我和葉老師的緣分主要是通過給
        他放大雕塑中逐新認識熟惡起來的.
        第三位是在座的余志強先生。余老師是我的恩人,當年本科畢業,我的老師藿波洋先生推薦我給當
        時的系主任余老師,可這時留人的時機已過,系里沒有教師指標,余老師費盡千辛萬苦才要到指標,
        使找能順利地留在川美. 今天,我的老師霍波洋先生也在場,在此,我向兩位老師深鞠一躬, 以表敬
        意,(起身鞠躬)老師好!
        最早見到葉先生是在1994年冬天,當時葉先生承接上海龍華烈士陵園大型主雕.向里租了雙流飛機
        庫放大雕塑,我系年輕教師申曉南組織我和焦興濤一起去成都給葉老師做放大,那是我第一次見葉老
        師. 當時的葉老師白衣飄飄,風度翩翩,六十多歲的人了,精力極其旺盛.
        我們在一起工作,一個多月的時間,我做得很努力,但終因功夫太差,我的兩件雕塑都沒法過關,
        是在申曉南和焦興濤的幫助下才完成的。 回來后我發誓一定要苦練寫實功夫,后來正趕上中央美院招
        研究生班,我馬上報名參加,97年到99年在央美進修。不久,葉先生又承接大理市政府若干大型工程
        項目,又招我去放大,那時葉先生已經在向里的幫助下修建了自己的牧馬山工作室.這次我的水平讓
        葉先生非常滿意,他說: “小李不錯,看來在中央美院讀研究生不白讀,我也普是中央美院的研究
        工作之余,葉先生常和我們在一起聊到深夜,有時候晚飯后我們請工人當模特,幾個給葉老師放大
        的雕塑家一起做人體,請葉老師指點,他瞇著睛睛看著我們的雕塑逐個點評. 他說: "雕塑人體最關
        鍵是要從復雜的形體關系中找出一個大面”來,如果做一組組雕,要找到一個好看的面向”,稱調“主
        視面”,另外一個,做雕塑要像音樂一樣,講究旋律,雕塑中叫"大韻律".在他的教導下我們受益匪
        淺.
        葉老師精力充沛,爬五六米高的腳手架跟年輕人一樣,幾下子就上去了.他常夜里加班,我經常陪
        他加班,夜深人靜只有我們兩個人時,他手中的磚刀似乎飛舞得更快, 他也滔滔不絕給我講述如何營|
        造雕塑中的大場面,營造空間,如何營造組雕中的“大韻律"。有一年幫他放大一根高大的雕塑柱,園
        形的柱體上從上到下有二十幾組少數民族人物,各有各的服裝,各有各的表情,儀式,記得他給我
        講:"小李,這組人物吹的喇叭為什么做這么長,而且不往上揚而往下垂?這不僅符合現實,更重要
        的是這個長喇叭是結束下一組場景而開啟上一組場景的分界線,等于它是個邊界,它還要跟一圈-圈|
        上升的韻律線相符,因為柱子是螺旋形的,你做到時候要把它做彎,不能做直,否則在下面看就彎|
        了。"我跳下架子一看,果然是他說的.我常想, 我后來那些大場景的雕塑創作,可能潛移默化受了|
        葉先生很多影響.
        向里為了調解葉先生飲食營養,專給葉老師開小灶,讓葉老師單獨吃飯.一次,葉老師揣著飯碗皺
        著眉到我們這邊桌旁說.“向里這是給我關禁閉? 我喜歡跟你們在一起吃的嘛. "大家趕緊讓座,他馬上
        滿面笑容,愉快地跟大家有說有笑, 共進午餐. 葉老師很有風度, 講話也很有分寸,他講今說古、談
        笑風生,非常幽默,經常把大家逗得開懷大笑. 他給我們講過去的事兒,他從不講過去共事的同事們|
        的短處,都在講別人的長處, 在葉先生的談話中,我更精準地了解了四川美院的發展脈絡,也了解了|
        地在北京參加毛主席紀念堂的整個過程,更了解了在葉老師的帶領下四川美術學院蒸蒸日上的輝煌歷
        史.中國的事情歸根到底是“家天下",一屆領導的優劣可能決定一個單位的前途, 有目共睹,四川美|
        院在葉老師執政期間走向一個高峰。

        葉先生寬厚仁慈 、豁達開朗、極富有同情心。 一位在供銷社買菜的售貨員高振發極其喜愛雕塑藝
        術,他背了一大包在上海博物館臨享羅丹的小泥塑(當時羅丹作品第一次來中國展覽,他臨墓很多像
        火柴棍高的羅丹作品泥塑)給葉老師看,葉老師深受感動,當即收下他做助手,高振發很努力,常因
        葉老師表揚他一句而手舞足蹈,也常因葉老師批評他一句雕塑而夜不能眠,他一人走向樓頂吹起笛
        子,那笛聲幽怨綿遠 柔短寸腸,我至今都記得.在葉老師的指導下,他進步很快,后來可以跟我們
        樣放大四五米高的大雕塑,做得很好。 若干年以后,高振發唯一的愛女車禍身亡,他精神崩潰,不
        能工作,離開葉老師工作室. 很長時間后,瘋瘋癲癲的高振發又一次來看葉老師, 葉老師對他
        說:老高,不要離開我這里,我養你!",高振發搖搖頭,含淚給葉老師磕個頭,揚長而去。 葉老師
        厚德載物,歷史成就了葉老師是他們那代人中的人中龍鳳。
        在葉先生八十年代完成的大型城市雕塑“歌樂山”烈士陵園組雕, 無論在風格語言 還是思想內涵
        上,都創下了具象公共雕塑的一個難以逾越的高度,他一生完成許許多多像這樣的,具有葉式風格的
        大型公共雕塑.他藝術成就很大,更可貴的是他開放的教學態度,"以創作帶教學”教學理會,使四川
        美院曉輩們人才輩出.
        葉先生對人很親切,和藹可親,平易近人,但有時也像小孩子一樣, 著急,發脾氣,可你一哄他,
        裝瞬間就又笑容滿面.申曉南,焦興濤,袁成龍,我,夏雨,龔繼偉,董志剛,師進巔,等等-批雕
        圈家都管在葉老師的帳前聽令,受過葉先生的恩澤.我們大家在葉先生那里一起工作、朝夕相處,也
        吉下了深厚的友誼.
        葉先生是個浪漫的人,他常說他的藝術是新現實主義藝術,其實在我看來葉先生是浪漫主義藝術,
        他本人很有浪漫主義情懷,他的人生,他對藝術的理解,他廣闊天地的社會主義現實主以的藝術理
        具,都是浪漫型的,他的生活經歷也是曲折而浪漫的。常記得當我們在葉老師的工作室勞累了一天,
        晚飯后,通常我們幾個要到外面茶樓坐一坐,我們走的時候,發現葉老師在打電話,當我們回來的時
        侯發現他還在打電話,大家想,什么電話可以一打就是幾個小時,不是一次兩次,而是經常,我猜想
        葉老師是在談戀愛,一個六十多歲的人還在談戀愛,說明他是真實的,是精力飽滿的,愛情滋養著葉
        先生不斷逾越藝術的高峰.在我的記憶中葉先生整天做雕塑,他的業余愛好就是給引到葉氏莊園的大
        毗塗瑩拍照。當年有大量的鷺鷥棲居在川音美院茂密的森林中。葉老師很喜歡鷺ぢ,他每天都叫人買
        一百塊錢的泥爵放進他的池塘里,不久后川音美院的鷺鷥每到吃飯的時候,就成群結隊飛到葉老師池
        塘這邊吃泥鱖,向里專門在池塘邊搭一間棚子,葉老師每到這時,就鉆進棚子端起長焦鏡頭忘情地給
        搶食泥影的鷺鷥拍照,這差不多是他唯一的業余愛好。
        關于葉先生的回憶很多很多, 非常懷念幫葉老師放大的那個白衣飄飄的年代,如今,我們已經下再
        年輕,遙想當年,白衣飄飄的葉老師,倍感溫暖,葉老師是我最敬重的先生. 今天聽向里說葉老師病
        了 ,而且病的很重,我很吃驚,我的印象中葉老師能活兩百歲,剛剛過完八十大壽那天還生龍活虎
        趵,怎么沒多久就病成這樣? 聽說他的病兄我很難過,我下周要專門看望葉先生,最后祝葉老師早日|
        灰復健康
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6.12.23李占洋

        上一篇:蠟像硅膠像制作過程 下一篇:各種雕塑的制作方法
        首頁
        電話
        留言反饋